中国创意同盟: 首页 > 先锋
广告业界的一匹黑马:王新
信息来源:中国创意同盟 文章作者: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:2014-08-16

 

一个无海龟背景、无爹可拼、无钱可烧的“三无青年”,闯入了一个高风险、高压力、高变化的“三高行业”,凭着对技术的精通、对市场的预判、对团队的担当,他以破釜沉舟的勇气和虔诚平和的心态颠簸着前行,“既然上了贼船,就跟贼走吧”。
  
  王新称不上高富帅,充其量算一匹“黑”马。黧黑的皮肤是每日和爱驹四处“搏杀”的成果。
  
  当力帆摩托载着王新风驰电掣“杀”进公司,摘下头盔汗涔涔的他被同事“取笑”不会享受时,他才意识到快入伏了,再不开车该中暑了。家离公司不过4公里,开奥迪太浪费,王新果断“喜新厌旧”献媚给老婆,自己退化成一辆既代步又省油的高尔夫,喜不自禁的他,又遭到同事好一顿“嘲笑”。合作伙伴质疑王新怎么连个像样的商务照片都没有?于是市场部给他安排了摄影师拍摄。王新姗姗来迟,带着两套西装,紧张得像拍婚纱照的新郎,又讨来一阵“窃笑”。
  
  王新从来不惧嘲笑,这种“硬气功”磨练于他的成长经历。
  
  那些过去,从未过去
  
  高中毕业的王新一门心思当了兵,部队领导器重他的刻苦能力,鼓励他考军校。两度名落孙山后,王新觉得无言面对师长毅然退役,分配至安徽家乡父母的单位海螺集团,与水泥和建筑型材打交道。不甘平淡生活的他再次报考大学,终于在北京科技大学的录取榜单上见到了“久违”的自己。4年后,与多数选择“衣锦还乡”的同学不同,毕业于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的王新“混”入“北漂”大军,进入当当网做一名程序员。
  
  王新形容,就是那种写完代码倒地就睡、睡醒爬起来再写的程序“猿”日子,让他深刻体会了创业公司的艰辛和开发者的不易,就此也奠定了他的技术功底。而加入3158招商网负责产品研发后,则让他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开发和管理经验。2006年,王新入职谷歌中国团队,参与GoogleMAP的产品研发、汉化等工作,担任GoogleGPSAPI研发经理,让王新在精准地理位置研发领域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,也见识了精准营销的广告威力。“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团队和享誉全球的产品,让我开了眼界,不仅深入理解了精准广告的真谛,更从一线了解到中国市场的广告需求”,对于谷歌团队,王新心存感激。“这是一家包容性很强且没有KPI考核的公司,并且鼓励个人用20%的时间进行创造式研发”,这也让看出谷歌即将退出中国苗头的王新,提前半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。
  
  有则招聘笑话称,一家公司招聘创始人,唯一要求就是每年带100万元入股。而这对于王新,还真不算笑话。2007年9月,北京亿起联科技有限公司(点入广告隶属于此)成立,创始人兼CEO是王新一人。就是这个专职的“光杆司令”攒聚了60多个技术“工兵”,渐渐研发出一套“工兵起地雷”式的互联网营销服务模式。“包括优酷、百度、谷歌在内,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”,王新回忆道。
  
  和我睡地铺的兄弟
  
  经过一路专注于互联网广告平台的探索和试错,2011年6月,王新发现了比互联网平台更“大”的商机,他果断将公司转型为“创新型移动互联网广告平台”,平台正式命名“点入广告”,一如他简单而实在的“技术男”个性。但是,前期一个人创业的艰辛,让王新明白,必须要加入强大的力量才能抱得住更强大的明天。
  
  于是当年夏天,加上王新在内的4位来自谷歌、华为等名企的点入广告创始团队背起行囊,从北京“杀”向“火炉”长沙进行半年的封闭式研发。之选择长沙,不仅是因为那是当时科技孵化的“摇篮”,更为重要的是,长沙是王新的“老根据地”,他老婆的娘家在长沙,便于“哥几个儿”去蹭吃蹭喝。
  
  有首校园歌曲叫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,王新则称,创业期的点入没有那么“奢侈”,都是“和我睡地铺的兄弟”。“兄弟们都不介意我给他们描画的未来‘大饼’”,他笑称这种“地铺文化”,让他们铆足了劲、上紧了发条专注技术,不亚于研发“原子弹”。但是这个生产目的与劳动成果之间不确定性的“大饼”,是建立在王新卖掉了安徽老家的房子,破釜沉舟于“移动互联”上的,只有王新和家人知道。
  
  王新笑侃卖房子再创业:“98年,马化腾5人凑了50万创办腾讯,没买房;98年,史玉柱借了50万搞脑白金,没买房;99年,丁磊用50万创办网易,没买房;99年,陈天桥炒股赚了50万创办盛大,没买房;99年,马云18人等凑了50万,注册阿里巴巴,没买房……如今,我将房子变成创业资本,道理是一样的。”
  
  半年后,“点入移动广告平台上线的当月即实现单月收支平衡,且略有盈利,这是任何一个项目都很难企及的”,王新把“点入的第一个奇迹”归结为“团队的朴实作风和强悍的战斗力”。科勒卫浴成为第一个向点入抛来橄榄枝的品牌客户,凭借Banner+WAP互动的技术,点入广告为科勒卫浴带来的转化率为1.4%,通俗点说,就是1000个由点入导入的广告受众中,有14人去了科勒卫浴门店了解或购买。随后,点入为东风悦达起亚K5和惠普笔记本带来的转化率更为喜人。
  
  行业跑马圈地,我自岿然泰山
  
  “将广告变成有用的资讯,把适合的广告推送给合适的人!”移动广告的精髓,是在全新的开发环境,全新的终端设备,全新的用户使用习惯下应运而生的。“从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,到ipad为代表的平板电脑,从工具/门户到娱乐/社交再到视频/消费,短短3年时间,移动互联网就走完了互联网12年才走完的历程。”在王新看来,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,也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。
  
  借移动互联网的东风,移动广告平台因对移动互联网有巨大的资源整合能力,在风投热切关注下,资本粉墨登场“催熟”市场。2012年,行业经历了“烧钱”大戏,众多移动广告平台获得投资后,加速跑马圈地,“有些移动广告平台给开发者的分成甚至到了120%”,相当于不仅不赚钱,还要倒贴腰包20%之多,目的是稳固开发者与平台的合作关系。但是依王新看来,“融资——烧钱——再融资”,这种非理性的烧钱必然对行业带来不利影响。
  
  王新强调,点入广告在运营过程中,始终将70%的收益分配给APP开发者,30%作为企业收益,仅对部分优质APP提供90%的分成,如保卫萝卜、开心水族箱等。最大力度保障为开发者创造持续收益的同时,更要保持理性,维护整个行业良性的生态链。当然,弦外之音是“点入无爹可拼,无钱可烧,要对企业负责,对团队负责”。但恰恰是这种理性,赢得了客户的尊重和信赖,因为他们需要“冬天茄子和夏天一个价”的稳定而持久的合作伙伴。
  
  “其实,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爆发是持续的洗牌和调整。2010年百余家,2011年递减至100家内,到2013年末,只剩下10多家”。据王新预测,行业洗牌尚未止步。“乱世”中的王新谨记家训,“当世界上的人都在努力奔跑时,记得要缓慢行走”。
  
  擅长搞“三角关系”
  
  如果说企业的发展取决于决策者的品格,那么,品牌的铸就则代表决策者的品德。点入正如王新一样,黑马的外形包裹着白马的“芯”。
  
  笔者称点入很擅长搞“三角关系”,王新不愠反嘻:“开发者、广告主和用户三者的利益最大化,才是移动广告平台的终极使命,也是企业发展的命脉啊!”以过去的经验来看,开发者和站长呼吁能够得到实时公开透明的信息,为自己创造更多收益;而广告主更关注自己的广告费是否得到了充分的利用;用户则只想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广告,不希望成为广告轰炸的牺牲品。“所以,只有三方的需求都得到了满足,在这一链条上的价值才能进入良性循环”。
  
  与其他移动广告平台运营商不同,点入更侧重手机游戏“积分墙”业务。2013年被认为是移动游戏的元年,各种题材的手游在席卷用户碎片化时间的同时,创造了可与端游媲美的市场价值。据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3年12月,我国手机网络游戏用户为2.15亿,年增长率达54.5%,并且将在2014年出现爆发式增长。GMGC(全球移动游戏联盟|全球最大移动游戏商务合作平台)国际高级主管也提到“2014年中国将有4亿移动游戏人员(玩家),这个数量超过了美国人口”。
  
  外部“端游是主流”和内部“行业龙争虎斗”的双层壁垒,让手游进一步发展所面临的环境更为复杂。据TalkingData调查数据显示,当前市场上超过90%用户在手游里花钱了,但实际能赚钱的CP(手游内容提供商,即开发者)并不多,只有不到20%,其它还在收支平衡线甚至以下。
  
  点入广告如何助力手游未来发展,成为领先的移动广告平台?关键是维护好“三角关系”。2013年,点入不仅在产品上很好的弥补了开发者的局限,对用户体验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推出的“点积分”,是在一个应用内展示优质的iphone应用产品,用户通过下载这些应用产品,并激活某个应用获取相应的积分奖励,同时广告主的应用产品得到一个推广用户。这一方式,对用户的干扰度最低,并且极大地照顾到了用户的感受。而广告主的应用产品通过积分墙的方式推广,按实际激活用户数量付费,得到更多新增用户的同时,在APPstore排名也将相应上升。理性的平衡和良性的增长,不仅维护了三方利益的同时,还让平台形成生态闭环。王新一再跟员工强调,在这种“三角关系”中,点入就是一个低姿态的“送水工”,不论B2B还是B2C,哪有需要就往哪里送。
  
  王新透露,2013年,点入广告累计为开发者提供了8000万的分红;截止到2014年二季度,点入广告为开发者分红超过了1亿,今年计划为他们带去2亿的红利。王新比划出的“2”,更像代表胜利的“V”。
  
  “好事之徒”店小二
  
  今年5月,点入、力美、多盟、有米4家广告公司在北京发布《绿色积分墙联盟公约》,剑指移动互联网广告行业中出现部分“iOS积分墙”的不规范情况,提出行业自律和规范,旨在打造绿色生态系统。
  
  “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”。对于一家无背景、无野心的公司来说,闷头赚钱就好了,何必搞什么行业自律?对于笔者提出的质询,王新不以为然。“移动广告是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商业模式,iOS积分墙作为广告主投放的首选,一方面,广告主对此的预算比重很高;另一方面,广大开发者和广告从业者花费了大量心血和努力在改善广告环境,移动广告的价值也正在逐步得到广告主和用户的认可”,希望让整个行业欣欣向荣的健康发展。
  
  如果将移动广告比喻成一个餐馆,1.0时代,店小二在卖力地大声吆喝,不管门前走过的是酒足饭饱的醉鬼,还是行色匆匆的过客,吆喝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他的声音。2.0时代,小二变得聪明了,推出了美女走秀或者歌唱表演,目的是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。3.0时代,小二精准的掌握了每一个人的相关属性,最近什么时候吃的饭,在哪吃的,喜好什么口味,从门前一过,自然会拿出客人最想要的那道菜。“这就是移动广告平台的绿色生态圈”,王新的比喻言简意赅。
  
  点入一直坚持让广告主按效果付费;坚持移动广告要向软性、植入、精准的方向发展;并且,让用户行使主权,对广告采取自主播放或关闭的权利。这些“见利望益”的做法,其实是对企业有利,对客户有利,对未来发展有益。
  
  不是“居安思危”,而是“居危思微”
  
  与大品牌企业的居安思危不同,身为创业型企业决策者的王新,从来就没“安”过。
  
  2000年,华为任正非在华为销售额达到280亿,利润29亿的情况下,写了一篇文章《华为的春天》给员工,强调华为的最高战略和最低战略都是3个字:活下去。“企业家一定要有这样的危机意识”,王新不避讳谈危机,作为商人,他要对企业负责,对团队负责。“企业家没有危机感,企业不会进步,员工自身没有危机感,也无法推动企业文化”。
  
  王新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两点:一是主营业务单一;二是受限于苹果政策,风险比较大。所以需要从产品服务和技术体系两方面去解决。2013年,诺基亚N95上市与点入合作,明显是塞班系统抢占ios和安卓用户的意图。最近,点入与韩国三星总部在谈合作,致力其移动端的全案推广。
  
  “鉴于安卓平台的相对开放,和ios平台的相对封闭,为了顺应大数据精准营销的趋势,我们的研发团队早已着手对安卓平台的研发。”而在王新心中,与技术研发同样重要的,还有让手下80多个“工兵”过得舒服一点。在北京CBD往东的尚8产业园里,有一处办公场所正在加紧装修,这是点入即将搬入的新“孵化器”,也是王新不久前深入美国硅谷,探访谷歌总部和facebook等公司,感叹大品牌企业舒适、开放的办公环境后,为员工做出的实效“福利”。他希望结下“地铺情谊”的兄弟们,能够随时享受“高大上”的咖啡文化。
  
  未来,一步一脚印的王新和点入或许还会遭到同行、对手的嘲笑,但他不惧,因为点入与他同样拥有一颗白马的芯——理性且磊落。
转载请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图片链接信息 注明出处中国创意同盟
收藏此文】【关闭本页】【打印此文
点击排行
 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2010本科毕
28个强大给力让你信服的公众意识平面广
2010年欧洲设计奖―标志类获奖作品
用Photoshop把照片变成电影效果-简单易
十大顶尖男性杂志,你看过几本?!
上海2010世博会各国参展标志设计
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2009届毕业设计展
创意中国·第六届全国设计艺术大奖赛
创意中国·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
创意中国·第四届全国青年设计艺术双年
创意图片
2017MTV音乐电视大奖
无人机品牌Aker视觉形
UDOL啤酒包装设计
纯白极简空间装饰设计
第59届格莱美最佳唱片
雪铁龙汽车更换新品牌
展赛专题
更多

版权所有 2010-2015 中国创意同盟丨中国设计师协会丨ideatom.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
Copyright©2010-2015 www.ideatom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蜀ICP备10005508号